北玺

北玺,字子心。热爱文学,痴于阅读。常夜不寐冥思人生,少昼不为静心读书。一心向善,乐于助人。慕五尺之童,善心未泯。羡无私之士,厚德行善。愿广结良友,共觥筹之夜,同卷帙之宵。

时代通“病”

昨日因为在微信朋友圈的一些言论,我与姑姑争执不休。原因是姑姑认为朋友圈发表的东西是给朋友看的,既然骂的不是他们中的一员,就不要发表,会引起朋友们不必要的猜测。而我却十分相信我的朋友,执意认为我只是发发牢骚,朋友不会乱想。
文字比较工整,排比对仗。大意是对爱我的人回报的是爱,恨我的人我不在乎,同时也对阴我的人表达了不满的情绪,甚至大爆粗口。我承认我这些污言秽语有伤大雅,可是我却一如既往的坚持我这样做只是发泄不满。
至于我为何发表这言论,必然是有故事的,下面就是故事的大概了:
本人作为一名高中生平时也算是遵纪守法,基本不做出格的事。于是就忽视了对校规的重视,这也是造成这次事件的我的错误。
周日回到宿舍,由于口渴便想出去买水。却不知道规定不可以。出去的时候也没人管我,径直的出去了。回来时却被年级组长抓住,等待处理。当年纪组长了解情况的时候,我表示不知道这规定。然而保安却说曾阻止,我听见了,硬闯出去的。念在保安年岁已高还出来工作实属不易,我便揽下了责任。差点被停宿。听苏对我来说还是很恐怖的,家太远。这样的情况之下,我心情烦躁,便写下了这文字发到朋友圈泄愤。然而为了防止有人替我打抱不平,我对事情和人只字未提。
我认为我做的是对的,甚至到现在我对这件事也没有任何后悔的情绪。我认为对保安我设身处地理解他帮助他,于自己我发泄情绪让自己平和,也算是合理宣泄吧。
然而姑姑却以长者的身份认为我言论太过过激,文字过于露骨。后来又对我的看法进一步补充,认为是这一代人的通病。对此,我只能承认,这是代沟,不是病。
不错的,我只是平凡的九零后之一,有这我们自己的三观和准则。这些准则或许在长辈眼中过于开放,难以接受。可是我只能尴尬的说:“对不起,时代变了!”我们是九零后,有着自己独到的善良,我们语言无悔,盲目追求个性。可是别忘了,这是时代这大熔炉富裕我们的时代特点。如果这个时代,太多的人不会从一而终,女子不再无才为能,男子不再追求君子以德报怨,那么我们以自己“过激”的语言表达自己强烈的情绪又怎么了呢?
说到底,教育的目的是育人。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明白要去努力,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并且懂得去付出,善良厚德,乐于助人,那么育人的任务不就完成了。又何必在意我们偶尔在网上发的毫无实质的牢骚草尼玛呢?

评论

热度(1)